0731-88413899

长沙会计培训:会计教育的反思

2018-05-05 12:28:41

   1.会计教育与商科教育

   通常而言,商科教育按照科目包括一般性管理、战略、组织、运营、营销、金融、会计、领导力与创新等。整个20世纪,美国主导的全球化将美国式的公司、专业机构、商学院模式复制到各地。专业化/职业化(professionalization)是一个教育者需要警惕的概念,因为它是西方近代理性运动后的机械主义方法论的直接后果,因此公司的部门、专业机构的业务线、商学院的系科,都因此逐渐的模块化。这种专业模块,同时又迎合了人性对权力和控制的需要。有点像创世纪里面的巴别塔,人们的语言变得混乱,彼此无法沟通。会计学包括财务会计、管理会计和审计,其实反映的就是会计师和工程师在语言和思维上的差异,以及公司控制权力争夺过程中各自建立的不同话语体系。建立杜邦财务分析的Donaldson Brown,他的大部分文章是发表在工业管理杂志,而非会计师杂志。当罗伯特卡普兰分析管理会计历史时,他指出著名的财务会计教授A.C.Littleton 对成本会计的很多误解,就是因为他的研究仅限于会计师文献,而忽略了大量工程师的观点。2017年AICPA与CIMA的合并,也许算是一种恢复。  

   而在会计学以外,会计学与其它商科专业的关系,因为大学内部激励机制的弊端,也是走向分裂,尽管我们只是在用不同的视角研究同样的对象与活动。按照复式记账法,会计教育者都明白借与贷,只是同一交易的不同方面,但是在实际的商科教育中,会计教育与商科教育大量脱节。一面,publish or perish的学术机制还在不断的刺激商科教授们生产大量无关的知识,另一面,未来的工作,越来越多的作业会自动化,大量的工作会发生在跨界的接口。“业财融合”的热门,恰恰反映了这种脱节。CIMA试图通过一个综合案例,考察全部的学科知识,这种测试模式是很好的尝试。卡普兰的平衡记分卡和战略地图,将战略和实施、运营和财务整合,也是很好的恢复。他的学术伙伴Thomas Johnson甚至提出取消会计专业,将其融入其它实体学科,因为会计只是任何经营对象的财务反映,他不应该单独存在,就好像借和贷不应该单独存在一样。历史上,无论是KPMG 1997年与伊利诺伊的论文合作,还是安达信开发的“业务审计”(Business Audit),其实都已经凸显了会计与商业整体的融合。  

   历史是有趣的,它会中断,会停滞,真理会在黑暗中隐约的发光,在时间中我们既需要努力,也需要忍耐和等候。有点像会计学的基本假设,历史是”持续经营“的,但是也存在”会计分期“,我们会经历不同的阶段,教育也是一样。  

   2.商科教育与通识教育

   关于研究与学习,柏拉图有一个基本的观点,就是教育不能仅仅只是对象的外观和特殊现象(form &particular),而必须深入到内在规律和原因(final cause),这也是近代西方科学的基本原则。会计学和商科教育产生的前提和背景,是经济、贸易、货币系统、工业革命、组织等。概括而言,都是18世纪后期工业革命的结果。因此,会计和商科领域的各种知识(particulars)所构成的“专业“,也必然服从更加一般的自然与社会的规律,就是所谓的“通识”。哈佛大学在二战以后开始改革通识教育,诺奖得主Herbert Simon也在GSIA(卡内基梅隆商学院前身)试验商科教育中“专与通”的融合。在他的著作《管理行为》中,Simon论述到,“专与通,好比油和水,天性无法融合,但是必须融合,这就是组织的价值”。今天读来,依然掷地有声。50年代,他代表当时美国的总会计师基金会(The Controllership Foundation,亦即后来的FEI)进行了一项关于集权分权的研究,其中关于会计、销售、生产部门的调研,很好地反应了专业教育中通识应用和理解的缺乏。随着知识几何级的增加,机器的物理和逻辑能力的增强,人类的手和脑都逐渐被打败,我们的心如何适应人工智能时代呢?(hand-head-heart)。工业革命塑造的近代高等教育,大量的专业知识正在快速的被机器代替,而人的心和灵最擅长的关联、创造、同理、想象力、伦理和价值等,却被严重的忽略。今天教育的一大失败和危机,就是我们传授了太多particular的专业給学生,但是却没有教导他们后面不变的原因和规律。在专业快速变化和淘汰的时代中,这种教育失去了相关性。学生更加需要的,是why&how,如何思考、如何学习?而不是大量他们通过Google可以快速自我学习的what。试问,资产负债表的结构、逻辑和对称的美感,可以类比巴赫的平均律吗?新闻系的标题写作和视觉艺术专业的漫画,可以用在审计的报告写作吗?德勤从IDEO收购的DeepDive产品开发流程,可以应用在专业服务创新管理吗?……美国的印第安纳大学(IU)推出的LAMP项目(liberal arts and management program),也许就是在跨越时空的呼应当年GSIA的教改。  

   德鲁克说,管理是通识艺术。我一直相信,在讨论管理会计之前,会计师需要先从通识的角度认识什么是“管理”。缺少了管理的认识,管理会计只会变成一个功利的工具箱,一不小心我们就成为皇帝新装中那个自大的君王,而真实的孩子会告诉我们,我们裸露得毫无价值。  

   3.信念与学习

   Robert Simons是一位对人性有深刻洞察的会计学教授,他在《控制杠杆》中引用旧约的十诫,来说明组织控制的必要性。也许正是因为他对人性的认识,他对于管理控制系统的分析,从方法论的角度,已经超越了西方近代科学传统的机械主义,带有metaphysics的特征。所以,他提出了信念系统。其实无论是COSO报告还是各种专业协会的职业能力框架,我们都能看到相似的观点,然而重点是如何实际的应用到会计师教育中。按照对象,任何能力框架可以分为things,information,people。按照逻辑,则可以分为doing,knowing and being。信念、价值、商业伦理、经营哲学、愿景、基调,这些都是关于people &being的。必须指出,上述的会计学、商科、通识教育中,我们往往都强调things/information,doing/knowing,但非常忽略人,认识人自己,审视我们内在的所是和根本。为什么哈佛商业评论阅读量最高的文章不是各种专业题目,而是自我管理和自我控制?为什么人类社会、经济、组织的基本历史规律就是不断的失控?在各种不同的职业类型中,律师关注正义,工程师关注效率,会计师则关注责任与控制。但是,会计师自己也是失控的,看了前任安然CFO Andy Fastow出狱后的演讲,读了Clayton Christensen《如何衡量你的一生》,我们会相信这一点。保罗对文明的罗马人写了罗马书,今天大量美国的法学院研究生必读。他说,“立志为善由得我,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,我是一个苦恼的人。谁来拯救这必死的身体?”他又说,“faith is the assurance of things hoped for,and the evidence of things
not seen”。Assurance &evidence都是会计师专业词汇,什么能够证明和确保我们教育的质量呢?信念决定的人的完整的品格,being,将是机器时代最重要的职业能力。

上一篇:长沙会计培训:会计证正式取消后,三大问题需要关注!
下一篇:长沙会计培训:如何提高会计人员的工作效率?
瑞莱斯会计官网微信 ×